追寻防病足迹,传承疾控精神(六)
——听卫生防疫老专家蔡祖根谈饮水安全与卫生防疫
作者:温恬 审核:竺丽梅 唐震 来源:第二党支部 日期: 2019-09-26
0
  编者按: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作出重要部署,在全党深入开展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江苏省疾控中心二支部于94日开展了“追寻防疫足迹,传承疾控精神”主题党日活动,活动邀请了原江苏省卫生防疫站主任医师蔡祖根等卫生防疫老专家与二支部党员进行交流。蔡祖根是著名的卫生专家、原卫生部涉水产品评审委员会第一副主任、原江苏省卫生防疫站主任医师,长期从事饮用水卫生工作。

  水与健康的关系是多方面的。对当时的卫生防疫工作而言,让群众吃上安全卫生水,是防制在江苏大地上肆虐横行的肠道传染病(如伤寒、副伤寒、痢疾、霍乱、甲型肝炎、脊灰等)需要,以及控制地氟病、地甲病、地方病性砷中毒等地方病的关键措施。上世纪五十年至九十年代,卫生防疫工作者在控制肠道传染病的措施中,总是反复要求广大群众不饮生水,并根据当时的实际条件,提出并完善、推广了一系列“土办法。在发动群众管粪改水,取缔河边露天粪缸,禁止在河内洗刷马桶,提倡家庭打压把井,推广缸水消毒和井水消毒等综合措施后,群众的饮水微生物指标合格率大幅提高,切断了粪--口肠道传染病传播途径,从而有效预防控制了水性肠道传染病。之后,又大力推动农村建自来水厂、实施区域供水,农村的饮用水安全一步步提高。现在,肠道传染病、地方病已得到有效控制。

  为加深大家对水与健康关系的理解,蔡主任特别提及发生在30年前的上海甲肝大流行。对这起甲肝大流行,年轻的同志可能不太了解,上点年纪的老防疫都会印象深刻。上海甲肝大流行对卫生防疫工作的影响,是可以比同2003年非典的重大事件。上海甲肝大流行的罪魁祸首是带甲肝病毒的毛蚶和上海人喜生食毛蚶的不卫生习惯,这似乎是食品安全问题,但根源还是水的问题。1987年底,与上海邻近的江苏启东毛蚶大丰收,约有800吨毛蚶进入上海市场。当时的启东及周边地区,是全国闻名的甲肝流行区,病人数量多,传染源控制难度大,而当时的农村厕所多是露天粪坑,一下雨,粪水横渡。那一年毛蚶大丰收,启东水域环境受到大量人畜粪便的污染,毛蚶的吸附力极强,将甲肝病毒聚集在体内。而带壳毛蚶就是煮上45分钟也不能完全杀灭甲肝病毒,可上海人吃毛蚶的习惯是开水一烫生食,这就让启东不洁毛蚶所带病毒轻而易举进入人体,从而引发甲肝。1988年元旦前后5天,全市出现腹泻病人约 2.4万,1月中旬开始在上海市区暴发了食源性甲肝大流行。

  要破解“大灾之后必有大疫的历史现象,保证灾后的饮水安全是重要一环。江苏是洪涝多发地区,1989年和1991年就发生过两次大洪涝。灾害发生后,伴随着供水设施遭破坏,水源受人畜粪便、垃圾、尸体污染,水体细菌孳生,水质感官性状恶化、有毒物质污染,极易造成传染病流行。为确保大灾之后无大疫,我省卫生防疫工作者,上下齐动员,不分专业分工,奋战在救灾防疫第一线,开展饮水消毒,应急性改水改厕,清理集中式供水的水源地,划出一定范围水源保护区,制止在此区域排放粪便、污水与垃圾,并设专人看管。救灾防疫时间紧,开展的项目多,检测人员少,卫生防疫人员克服重重困难,加班加点,连续作战,最终确保了大灾之后无大疫。

  “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突发污染事件的处置,业务技术难度大,时间紧,工作和生活条件艰苦,是对预防医学工作者平时和灾期业务技术、政治素质的全面检验。回顾建站(中心)67年来对大小几十起突发水污染事故的处理,我省卫生防疫工作者不但出色完成了任务,还不断总结、找出规律,为后人提供了不少经验。

  2007年的无锡太湖蓝藻污染事件,又对我们的疾病预防控制工作提出了更高要求。那场水危机是因无锡太湖蓝藻暴发,水源恶臭,污水流进无锡贡湖水厂的取水口所致。原有的自来水厂的净水工艺无法消除污染,脏水进入了千家万户百姓水龙头,停水近一周,致使居民、工厂的生产和生活无法正常进行,造成了巨大损失。当时,省疾控中心派出专业技术人员赴无锡市疾控中心检验室和污染现场,日夜加班20余天,开展水质监测,提出应急处理对策。蔡主任很自豪地告诉大家,当时除省疾控中心外,水利、环保、高校等多个部门参与了水质监测,政府最后以我们的水质监测数据作为政府应急决策的依据。当然,这次事件对我国水厂的深度水处理、水质监测的指标体系完善都提出了新的要求,也促进了我国的饮水安全研究与发展。

  蔡主任提到,近些年国内卫生部门、医学院校、中国预防医学科学院,各级疾病控制机构对饮水与健康的研究不足。究其原因:一是卫生主管部门重视程度不够;二是科研经费短缺;三是研究难度较大。在饮水与健康研究领域,没有形成良好的科学研究氛围。如某些科研尚未深入,依据尚不足,即著文为某种饮水产业著文立传;新闻媒体对饮水产业的报道多,而科研工作者踏踏实实的研究和高质量科研成果少。鉴于此,重要的是应形成良好的科研氛围,以科学态度开展饮水与健康的研究。同时卫生部门应将饮水与健康的科学研究列入重要议事日程,发动卫生系统有造诣的专业工作者参加该类科研。卫生科学工作者和水处理科学工作者等应紧密协作,开展多学科的综合研究。应积极引进国外科研成果,使我国在该领域的研究有较高的起点,共享人类共同的科研成果。

  蔡主任重点强调了健康饮水的水质指标建设和标准制定。说我们首先应喝不受污染的水,在,而我国饮水卫生的现状是,饮水的微生物污染、化学污染同时存在,但总体上以微生物污染为主。国际上有些发展中国家由于对氯化消毒副产物的片面认识,一度忽视甚至取消饮水的氯化消毒,导致由饮用水微生物污染引起肠道传染病暴发流行,值得我国鉴,应继续强化饮水消毒和管理。其次,饮水必须符合国家饮水卫生标准。标准是“基准”、是依据,要从保障人体健康角度,结合我国国情(技术、经济、居民文化、卫生素质)而制定标准,把好饮水安全的阀。

  最后,蔡主任语重心长的鼓励我们年轻人,要在平时的学习工作中打下扎实基础,专业不对口不要怕,可以接受继续教育,从头学起,最微小的工作也可以创造大成果。对国内外的情况要充分了解,要不断总结提高,不但要能解决实际工作,还要给后人留下心得体会,过硬的本领和吃苦的精神将会让人终身受益。

相关阅读